柚子鸡🌰

【关周】忍1

囚禁!囚禁!囚禁!
周巡黑了个化
ooc✖️100
不好都是我的锅
可能有后续 丢了文就跑 因为我根本不会写啊哈哈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脖子终于忍受不了脑袋的沉重开始酸痛起来,脑袋愧疚地说你等等,等他醒了就好了。

关宏峰听到吵闹的讨论声,顶住眼皮的压力,安慰了一下脖子。眯着眼艰难地看着周围,忍着头上仿佛一千个人踩在头上的疼痛,好像是一间老房子,怎么手被铐在床头了。

盯着脚趾头,发生了什么,这是哪,我怎么来的。

最后一幕只有周巡那个难以言喻的表情,在笑?也不像。

嘎吱。
有人开门了。
意料之外又有点意料之中,是周巡。

周巡手里拿着一塑料盒,是那家的油泼面。
马丁靴踩在地板上嗒嗒嗒的声音,关宏峰感觉头上又多了一千个人。
“醒了就吃点吧,睡了这么久肯定饿了。”
“不饿?”

周巡一脸的无辜让关宏峰甚至以为是自己把自己拷这的。晃了晃手铐,说一句就会喉咙着火的声音:“解释一下。”

“嘿,差点忘了这茬,来,我给你解开。”
周巡把钥匙揣兜里走过来,坐在床边,却反悔了,“老关,我喂你吧,这样就不用解开了。”

关宏峰被这一出搞得有点懵,简直无名火“周巡!这里到底是哪里!你搞什么!”

周巡笑笑,自顾自的把油泼面拿了过来。
“周巡!你说话呀!”
“你先吃,饿坏了对胃不好。”
“周巡!!”
关宏峰一向平静,此刻音量却让周巡顿了手。

周巡脸上笑容没有了,阴沉得关宏峰觉得周巡可能是会什么变脸吧。
“你急什么,既然关宏宇都能替你进支队上班了,那你就乖乖呆在这里吧,你放心,吃的喝的少不了你,不会让你死。”

周巡怎么会知道宏宇的事,是哪里露馅了吗。关宏峰自认为没有差错,努力调整表情:“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你最好给我个解释。”

周巡看着关宏峰强作冷静的样子,经不住低头冷笑起来:“所以你根本不相信我是吧,那你就饿着吧,省得面里有毒。”关宏峰对睁开眼后的一切的一切感到气愤和着急,周巡怎么了,怎么突然变这样了,可能是以往老关老关叫着的周巡和眼前的他对应不起来。

心情复杂,却试图用师父的威严想试着震慑一下:“我教了你十五年,就教你把我拷在这里是吧。”

周巡依旧冷着脸,一双眼睛依旧直勾勾盯着关宏峰,想着生吞活剥也不为过,嗯,他是想吃了他:“是啊,十五年啊,我跟你学会了什么时候可以按兵不动,什么时候可以抄包和攻击,那你能不能教教我怎么困住你。”莫名其妙,关宏峰几乎差点想发火“你这不是把我拷上了吗。”

周巡抖着摸上手铐,“所以,是困住了吗?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又短又烂嘿嘿

评论(10)

热度(3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