柚子鸡🌰

【关周】忍3

囚禁!囚禁!囚禁!
周巡黑了个化
occ✖️100
不好都是我的锅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老房子终于还是在一声声老关中来了电。
好不容易恢复过来,呼吸变得平稳。
叮铃铃。
电话铃声将周巡炽热的眼光有些许收敛。
是周舒桐。
“周巡,把电话给我!”
周巡没动,直到对面挂断,直接关机。
“你这么紧张干嘛,不就是周舒桐吗,怎么,这么想听她的电话啊。”
面前的周巡,无理取闹。
关宏峰在想是否是自己的隐瞒彻底刺激到了他,他这个徒弟的心思他并不是察觉不到。十五年,人非草木。

周巡烦躁的跨坐在关宏峰身上,一只手被铐住,另一只手自然由周巡压着。鼻间呼出的热气直直的打在脖子上,温热的舌头在属于它的甜食上放肆。

关宏峰无数次的喊叫,喊叫周巡的名字,无用的想让他清醒,拼命的挣扎,可又怎么敌得过长年在前线的周巡。

感受到身下人的无奈,不对,是放弃。
周巡一头埋在关宏峰的肩膀上,像是带着哭腔,又恶狠狠的说道:
“你宁愿天天让周舒桐跟在你后面,也不愿意碰我是不是?”
明明是周巡自己让小周盯紧了关宏峰,此刻说的倒是委屈了他自己,关宏峰被他的情绪差点也觉得是他冷落了他。

“你为什么不要我!为什么!为什么!为什么啊!”
周巡放开关宏峰的手,拳头砸在床板上,一次又一次,为什么!
“你要我一次好不好…”
这次是哭了。
到底是谁委屈了谁,周巡的身体和他的眼神一样热烈,十五年。
脑子里的浆糊又转动了起来,倒是多了些关大队长没有的黄色心思。

关宏峰没有推开,身上人在哼哼唧唧中的生理反应也当作是被其他东西不小心膈着了,周巡述说着他如何仰望着他,一会儿又问一句为什么不要他,关宏峰在心里默默回答我没有。

到了半夜,平日再能上蹿下跳也该累了。
大脑关了开关,头抵着头就这么睡了。

天亮了,手铐空落落的挂在床头,钥匙放在床头柜上,原是周巡揣在兜里的。
周巡闭着眼假寐,半夜他的确睡着了,但六点就醒了,谁拿的钥匙谁也不知道。周巡深吸一口被单床单,和小汪发短信说今天不舒服不去了,终于安稳的去找周公了。

关宏峰穿着黑色大衣,紫色围巾。都是在桌上放着的,他望着窗户,手里拿着去长春的机票,出差嘛,本人总要去的。
只是,
手腕磨的有点痛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再考两门就放啦啦啦啦啦

评论(6)

热度(26)